平克 《语言本能》 -- 引言及第一章

参加开智社群的一个在线读书活动,14天内读完一本书,并且完成一篇阅读笔记。

资料链接

  • 《语言本能》:[http://book.douban.com/subject/26380736/ ]
  • 开智读书会:[http://www.jianshu.com/collection/e735177ec438 ]

一扇了解语言器官、破解语法基因、进入人类心智的大门; 一个关于语言问题最权威的答案; 一些令人信服、生动有趣的例证; 一场常识对谬论的彻底胜利。

这本书买到手时就读了一些,但进度很慢,其中还遇到有不懂的内容,一些构词分析上读起来也有些让人一头雾水,然后就放了一段时间了。趁这次有人一起参与这样一个活动的机会,我就重启了这个阅读。

对于这样一本语言学大作,再加上各路大牛的如潮好评,我感觉挺有压力的,担心由于读不好而降低了书的价值。

以下所记录的笔记,多为读时的一些摘抄,按本书目录进行列表。平时阅读其实并不是这样做的,最多也就划划线之类,写字或是摘抄都较少,或许这也就是自己平时阅读收效甚微的原因之一罢。当然也有个别地方我会加上自己的一些想法,无论对错,也算是一种思考吧。


0 引言 语言是人的一种本能 /001

神奇的语言是如何产生的呢?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人都认为,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一项文化创造。达尔文认为语言是「掌握一项技艺的本能倾向」,威廉·詹姆斯则认为语言和思想都是人的本能。乔姆斯基的「普遍语法」理论,是20世纪关于语言本能最著名的论断。

神奇的语言

当你在阅读一段文字的时候,你就正在做着一件神奇的事。我们所属的这个物种具有一项超凡的能力:

我们可以精确地描绘出彼此大脑中的想法与事实。

这项能力是我们所有正常的人所具有的。利用声音,我们可以将彼此头脑中的想法进行准确、可靠的传递。

语言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相连,也正是由于这种紧密的联系,以至于我们一般都不着心它的存在,但如果没有语言的话,我们的生活又会怎么样,那是无法想像的吧。

「文化创造」论

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人都对语言有一定的认识: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一项文化创造,展现了人类使用符号的能力,也正是由于这样的能力才将人类与其它物种永远的分离开来。

「语言本能」论

语言不是文化的产物,语言是人类大脑组织中的一个独特构件。

精密复杂的语言能和是我们与生俱来的,一种生物属性,它并非源于父母的教导或学校的培养。

学校的培养对语言的技巧与能力有作用,但对于语言这种复杂精密程度,所有的培养似乎都不能达到让人从0开始掌握语言的能力。

人类懂得说话,如同蜘蛛懂得如何结网。

这就是一种天生的、与生俱来的。

思维其实也是一种本能。

作者的另一本书《思想本质》在国内也上市。

乔姆斯基的「普遍语法」

乔姆斯基,语言学家,首次揭示出语言系统的精密复杂。

儿童无须正规的指导,就能迅速的发展出这套精密的语法,并能准确合理的更解他们从未见过的陌生句式。乔认为,儿童必然拥有某种先天机制,它符合世界上所有语言的语法原则,这就是所谓的「普通语法」(Universal Grammar)。

本书受乔观点的影响,但并非完全照搬。


01 有人类存在的地方,就有语言存在 /013

我们本以为语言是文化的产物,错误地认为教育程度偏低的人群的语言表达能力也会差一些。但实际上,美国黑人在语言表达能力方面却更胜一筹。语言的普遍性,并不意味着语言就是人的本能,我们还要观察语言的进化过程。大脑,是语言产生的生物学基础。

这节内容出现了比较大的英语短语、句子,由于自己的英语水平非常有限,所以有时也不太能理解所分析的句子到底有什么地方不一样,甚至有些不合规则的句子,我倒觉得还没什么问题。

据我们所知,世界上的所有种族都拥有自己的语言,无论是霍屯督人、爱斯基摩人还是雅诺马马人。但我们还从未发现不会说话的原始部族,也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有哪个地区曾是语言的「摇篮」 —— 语言是从那个地方出发、传播到其他原来没有语言的人群那里的。

黑人英语更高明

我们这个社会过份低估了人类的语言能力。

语言学家总是听到这种说话:劳工阶层和教养不够的中产阶级所使用的是简单粗糙的语言。

受教育程度高的,语言就更加精密,而相对低的,则会更加简单。而事实,黑人英语在某些方面比标准美语更为精确。

作者比较好玩,未了还黑了一把专家:

此外,就合乎语法的比例而言,劳工阶层要高于中产阶级,而「不合语法」的最高比例则出现在专家学者们的学术会议上。

语言普遍性≠语言即本能

语言的普遍性并不能直接推导出天生的语言本能,它并不像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简单、必然。

从无到有的克里奥尔语

这一节写「人们是如何从无到有地创建出复杂精密的语言的。」

如果去追溯一门历史久远的语言的形成那是不太可能的。这个论证只要是能创建出语言就行了,其实与时间关系不大。

举了两个例子。

第一个:大西洋的奴隶贸易和南太平洋的卖身苦力。种植园主故意将不同语言背景的奴隶和劳工混编在一起。但这些人工作时,却是需要语言交流的,而他们却又没有机会去学习彼此的语言。于是他们发现了一种临时用语,即「皮钦语」(Pidgin)。

这种语言吸收了殖民者和种植园主所用语言中的大量词语,语序排列变化多端,缺乏一定的语法规则。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形式变得日益复杂。

第二个例子是关于手语方面的。

两个例子中,都有说到儿童在原有语言上所做出的变化,而这种变化并不是他们从父母那里习得的,而且可能他们也并没有去学习诸如什么语法规则之类,但新的语言就这样产生了出来。

大脑,语言的生物学基础

介绍了一些患者案例,来说明在我们大脑的某处,会有一个主管我们语言能力的区域,而旦这一区域受损,就会影响到我们的语言能力。

总结,复杂的语法是普遍存在于人类世界的每个角落的。